十年回顧 / Jessica
2021 - 06 - 26
壹、拾年 X 印茴

其實真的很難定義印茴在我心底的位置,也找尋不到恰到好處的文字來形容印茴在我心中的意義。從草創時期到去
年再度回到這裡,「印茴」像家,卻也像一個一點一滴拉拔大的孩子,回想這十年的種種,許多回憶湧上心頭,百
感交集、酸甜苦辣,頓時眼眶濕了,喉嚨感覺哽咽……

貳、印茴的種子,漣漪

我在印茴還只是個發想的時候,就與它(她)結下了緣分。

記得那年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短短一個星期裡,我的頭髮幾乎掉光,稀稀疏疏的,這時有個女孩,她誠懇的對我說
:「剃光吧!不然這樣看著心裡也難過。別怕,我陪妳!」(那天夜晚,在她與幾個朋友的陪伴下,我們輪流著玩
著我的假髮,信誓旦旦地約好隔天要各自剃好光頭,在相約出來見面,雖然最後事實證明她唬爛我,但我到現在仍
然相信在那個當下,她是認真的)。

也因為這次生病的機緣,這個女孩熱心的調油給我,帶著我開始接觸芳香療法,我聽著她的講解,聽著她說她想傳
遞的事情,看著她說著她的理想,看著她訴說的樣貌,眼睛裡閃爍的光芒,話語裡的溫柔,臉上最簡單真誠的笑容
。此時,印茴在我心底種下了種子,激起了我加入印茴的漣漪,也牽起了這十年的緣分。

参、萌芽

她氣鼓鼓的走進來,沒好氣的說:「喂,我要跟妳買一台筆電。我那台電腦徹底死掉了...」
不出幾日,她跑來找我,雀躍的說:「妳知道嗎,都是你賣我那台筆電的功勞,房東看我用蘋果電腦,說我很有質
感,跟我簽約了!我要開始實現我的夢想了。」

我們幾個朋友,沒有一個不為她感到開心,看著她一步步的靠近她訴說過的藍圖,彷彿每個過程我們也都參與其中
,不住的跟著一起感覺到開心、興奮,接下來的每個日子,我們跟著她一起做著,分工合作著拼著拼圖(這中間不
乏有人負責幫忙打理庭院的翻新、搬運石頭、任她指使,我還幫她照顧了一個月她寶貝的Salu,為了讓她可以安心
的去法國找精油,她可能到現在還不知道其實我非常怕狗),慢慢的拼出了印茴的雛形。

在2009年的年初,『印茴』誕生了。

肆、成長 X 回憶

草創時期總是特別的辛苦,卻也印象深刻。

在各方面都匱乏之下,加上剛開始客源也還在建立,許多事情我們必須自己來。毛巾自己洗、自己烘,當時印茴的
五樓總是飄散著打掃不完的毛絮,也因如此,在第一年的春酒,大家一致認同在五樓的那幾台洗衣機跟烘衣機獲得
最佳員工獎,當之無愧。

而她那台古董小車,也總是讓我們驚喜,迷你的身軀扮演著如同3.5噸小貨卡的功能,飛奔在高屏兩地,搬運著各式
各樣的裝飾用品,我們永遠猜不透一台外觀看起來那麼嬌小的車子,怎麼有辦法塞的下這麼多的東西。

門口那片偌大的草坪,到現在仍然是讓我們一直津津樂道的回憶,小從除草大到草皮換新,都是我們親力親為一點
一點完成,我們邊做邊偷偷笑著對面SPA的員工,笑他們每天早上要在外面做早操大聲吆喝著,但可能他們也在笑
我們老是頂著太陽被叫到院子除草,大大小小的庭院裝飾石頭,也不斷因為她一時興起,就這樣一下停留在院子,
一下又叫我們搬到五樓,我想這就是為什麼那個時期我們的體態越長越壯碩的原因,也曾經有新來的芳療助理就是
因為搬運石頭這件事情,隔天立刻決定水土不服,另謀高就。

記得每次颱風,館裡總是滲水,尤其是八八風災那次最為嚴重。

庭院裡有棵雞蛋花樹,不敵那次風災被連根拔起,就那樣在淹水的十字路口載浮載沈的,她心急如焚地開著她那台
古董車,說要想辦法去把那棵樹救回來,繞了好幾圈,好不容易積水稍微退了一些,可那棵雞蛋花樹卻也從此帶著
神秘的色彩不知去向。館裡面也沒好到哪去,五層樓演然變成五層樓高的黃土瀑布,隔天我們邊嘀咕抱怨著邊認份
的整理,為了慰勞我們打掃的辛勞,她提議我們乾脆員工聚會去唱歌吧!可能是唱得太開心,也或者是災後太心痛
,在結帳的時候看了看帳單,她訝異的問說:「怎麼那麼貴?比錢櫃還貴?」,我翻了一個白眼回說:「我們就是
在錢櫃」,她突然大力地咬了一口我的背,然後一陣尷尬的笑,到現在我仍然不理解到底這是一個什麼反應?為什
麼要咬我?我的背做錯了什麼?

往後每每只要遇到颱風來到,我們總是特別神經緊繃,緊繃到為了怕大門又因為風大而滲水,買了一堆傢伙把大門
封好、封滿、封的滴水不漏,封的非常扎實,扎實到隔天想上班卻不得其門而入...為了打開那徹底被我們封死的門
,只好匆匆跑去買了幾把小小的美工刀,一點一點慢慢把那些傢伙割開,才終於解決進不了門的窘境。

雖然幾年後的印茴搬家了,但每次經過之前舊館,我總是不自覺得往二樓望去。

二樓的吧台區,有好多好多的回憶啊!當客人越來越多,上線的學姊總是忙碌的穿梭在二樓到四樓之間的療程室裡
,學妹們也沒閒著,跟在學姊的屁股後面,幫著學姊收拾著一間又一間的房間,然後趕著去洗毛巾、烘毛巾、摺毛
巾……我們每天在上班時間之前提早進到館裡上課或者練習,營業時間到了,就打點著開館、招呼著客人,中間忙
得沒有時間外出買餐點(而且那時候的美術館區只能用荒蕪來形容),只能在療程結束送走客人後、下一組客人進
來之前的小小空擋,哆嗦的蹲在吧台裡面,偷吃著本來是買給客人療程結束後的小餅乾。等客人到了,拍拍身上的
餅乾碎屑,打理一下儀容,匆匆下樓招呼,就這樣每天白天進館,天黑下班,一天十幾個小時過去,辛苦卻也充實
,那時的我們總邊笑邊鬧著說:「天啊~怎麼那麼累,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比狗還累的感覺了!」。

記得當時三樓其中一間房間,特別美、特別有氣氛,因為有一整面大大的落地窗,我們一直深信當時貼的隔熱紙,
讓那面大大的落地窗只能夠從裡面看得出去,但外面絕對看不進來,所以每次練習,總是很有氣氛的把窗簾拉開,
讓美麗的夜色陪伴我們。直到某天夜晚才發現,如果這房間裡的燈開著,從外面往裡看的視野是一覽無遺,這才明
白之前每次在這練習的時候,早已春光外洩,不知道被多少路過的人看到目前最時尚、最流行的蜜桃臀。

伍、相互療癒(我想念妳)

十年起、十年後,有趣的回憶零零總總,是說也說不完、道也道不盡,辛苦、開心、歡笑、犯傻很多很多(尤其最
不缺的就是汗水),是愉快、是充實,但也有許多令人揪心的回憶。

對於每個來到印茴的客人,我們始終都是抱持著一樣的熱情與關心,請容我用「朋友」或是「親人」來形容我們與
她(他)們之間的關係,我們陪伴著一同經歷她們人生的歷程,很榮幸的我們參與了他們部份的人生,有的從少女
變成少婦,有的從少年變成人夫,有的甚至從國小、國中就與我們相遇,現在都已長成亭亭玉立或玉樹臨風的少女
、少男,而有的我們是在疾病中靠近,陪伴著他們與病魔戰鬥,為他們加油打氣,不論最後的結果是什麼,他們總
能一次又一次的讓我驚艷、讓我感動,讓我看到生命堅強的韌性與無比的勇氣,當我以為是身為芳療師的我們在療
癒她們的時候,其實往往是我們被他們療癒著,被他們感動著,他們給了我們許多生命的禮物,讓我們更加瞭解生
命的珍貴。就算是現在回想起來,心底有些部分仍然隱隱作痛、仍然想念,可這卻也支撐了我為什麼要一直堅持這
份工作的原因,或許與其說是工作,還不如說是信念更為恰當。

陸、印茴 X 待續

印茴的第一個十年走過,從開始到現在,褪去了原本青澀的樣貌,慢慢成長、漸漸茁壯。

十年過去之後,如今的印茴在妳們心中長成了什麼樣子?或許在每個人心裡都有不同的感受或看法。不過不論是十
年前稚嫩的「印茴」,又或者是十年後現在的「印茴」,我想對我來講她的本質始終沒有改變,我看到的仍是十年
前的那個女孩,說著她的理想,眼裡閃爍著光芒,話語裡帶著溫柔,臉上掛著最簡單真誠的笑容。

「印茴」之於我所代表的意義,「善的傳遞,是一切愛的根源」。

2019-02-28